第八十七章 张让布子,所谋甚远(1 / 2)

张府。

“今日仆将诸位喊来,为的就是西园新军一事。”张让撩了撩袍服,神色严肃的看着堂内众人,“国家此前为汉室计,为确保朝中大权,不被那何屠夫、士人把持,故从汉室各州遴选精兵,如今这聚于这西园之地操练。”

“只是这宫中皆有何屠夫、士人安排的耳目,竟使得此等大事被泄露出去,以至于在数次朝议中,以何屠夫为首的朝中大臣便向国家进言。”

“面对这样一种局势,虽国家心中有意拒绝,但为汉室安稳虑,故准备将西园新军中的一些高级将领职务,交由朝中大臣充任。”

“然我等身为国家亲信所在,必要为国家考虑,将这西园新军牢牢掌握在手,如此才能在必要时,使得国家不会受到掣肘。”

听张让讲到这里,坐于堂内的赵忠、夏恽、郭胜、孙璋、毕岚、栗嵩、段珪、高望、张恭、韩悝、宋典、蹇硕等人,这眉目间皆露出几分凝重,作为十常侍势力的顶尖所在,他们心中所思皆为手中权柄。

赵忠眉头微蹙道:“此事必须要尽快解决,虽说明武已出任上军校尉,但是这其余七校之将领,如今皆在争夺之中,不管怎样我们必须要谋取一些,以此协助明武,将西园新军牢牢掌握在手。”

虽说同为中常侍,但以夏恽、郭胜、孙璋、毕岚、栗嵩、段珪、高望、张恭、韩悝、宋典为首的中常侍,却以张让、赵忠唯马首是瞻。

作为汉帝刘宏最信任的宦官,张让、赵忠那手中的权柄甚重,甚至为了提升十常侍的势力,汉帝刘宏曾不止一次的提出,‘张常侍是我父,赵常侍是我母。’由此可见汉帝刘宏,对于张让、赵忠二人的信任。

张让点点头道:“这正是仆心中所想,目下我十常侍可信任的武将,有汉室第一猛将之称的吕布。”

“依照仆的意思,吕布此前在河东之地,建下赫赫战功,出任下军校尉再合适不过,若非是那何屠夫咄咄逼人,仆本意是想让吕布出任中军校尉?但为了汉室稳定虑,让吕布出任下军校尉也不错。”

“毕竟有明武担任上军校尉,又有吕布这员汉室第一猛将在?这西园新军中的兵权?定会牢牢掌握在我等手中。”

虽说自吕布出了汉宫?与张让就没有再相见过一次,可对于吕布之勇,张让这心中却记忆深刻。

郭胜带有担忧道:“让公?让吕布出任下军校尉这等要职?若那吕布不听我等指示,这岂不是白白浪费一次机会?”

张让笑道:“不会,这吕布出身边塞之地?就他这样的出身?若离开了我等?那在朝中就是举步维艰。”

“再者说此前吕布曾拜会过仆?虽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并不长?但是通过那次交谈?尤其是在宫中相见那次,仆能感受到这吕布,并非只是员单纯的猛将,在他的心中也是有着想法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